艺评:向下扎根,让普通人被看见

【艺评】

原标题:向下扎根,让普通人被看见

沙洲

前不久,第27届上海电视节白玉兰奖结果揭晓,最佳女主角颁给了饰演《三十而已》里顾佳一角的童谣,在《山海情》中饰演水花的热依扎与奖项失之交臂,不少观众为之意难平。

其实,抛开对演员演技的评价,评奖之所以引起较大的争议,还在于如今的电视剧里,光鲜亮丽的顾佳常有,而为生存而坚韧向前的水花则不可多得,想方设法跻身上流太太圈、离婚斗小三的戏码尽管精准地踩在观众的情绪爆发点,但还是不如不管经历多少磨难,都能在尘埃里开出一朵花的充满韧性的人生更打动人心。

普通人日常的吃穿住行、市井小人物内心的波澜壮阔,在屏幕上难得一见。即使是“普通人”,也距离现实很遥远――《梦回》中小北漂在北京中心地段租有着落地窗和超大浴缸的豪华公寓;《三十而已》中王漫妮月薪1.5万元,花7000元租房子,因为能在大阳台上看到东方明珠塔和霓虹街景,治愈她沪漂的心。这些屏幕里的普通人,工作随便找、任性辞,喊着穷,吃穿用度却让真实的打工人看了流泪。

不独平凡如你我的小人物在屏幕中变少了,影视剧中角色的职业也愈加光鲜,多是医生、律师、公司高管、设计师等。如周迅主演的《不完美的她》,女主从日版的老师“晋升”成开着宝马车的黑客;改编自《粉红女郎》的《爱的理想生活》,全员精英富婆替代了原版里专柜销售、幼儿园老师的平民职业。偶有镜头对准穷人时,则充满了猎奇和想当然,呈现出来多是“精致穷”“夸张穷”,不接地气。

前不久播出的《生活家》中,极尽所能地以夸张化手法为观众展示“破产母女”困窘的生活状态:每天到超市蹭吃蹭喝,只为省顿早餐钱;为省钱借别人装花圈的车给自己搬家;组局吃饭却让聚会者自己带菜,另一面,欣欣然搬到月租6000元的房子居住,抵押房子换来的50万元用完了也不见心疼。

有人说,平时工作生活够辛苦了,谁还想在影视剧中体味沉重。难道普通人尤其是穷人的故事没人爱看吗?电视剧《贫嘴张大民的幸福生活》中,为了每个月38元钱和4条肥皂的补贴,张大民自愿转到污染严重的喷漆车间;买的鱼一不留神被猫叼走了,心疼得他满屋顶追猫;为了省钱,没换新烟囱,结果一家三口差点煤气中毒。

张大民就是见面向你热情打招呼的街坊邻居,不高大但真实,不伟岸却坚韧,不体面却踏实。这部剧之所以经典,就在于里面那些鸡毛蒜皮、鸡零狗碎的庸常日子,引发了国人的悲喜共鸣,那些饱满而又鲜活的小人物的苦辣酸甜仿佛就是父辈、你我都过着的生活。

如今,我们也有《山海情》、《装台》等看着不尬、不闹心、不累的讲述普通劳动者的优秀剧作,但是还有不少影视剧的制作方,没有用心去了解普通百姓什么样,没有体验过普通人的生活,只能坐在舒适的屋子里幻想他们的日子应该如何穷得浮夸、鸡飞狗跳。

编剧刘恒从小就和父母挤在不到20平方米的两居室里,在写《贫嘴张大民的幸福生活》时,很多情节都参考了幼时的经历,“穷”到了细枝末节,真实得令人拍案叫绝。编剧六六写《蜗居》时,特地在上海弄堂里租了间房子,亲身体验弄堂居民生活的逼仄窘迫。12年后,再写《安家》,已为名编剧的她则是通过房产中介的口述,整合提纯创作。这也就不难理解,为什么我们的影视剧拍不好普通人,不是普通人的故事没东西拍,归根到底是创作态度与角度的问题。

纸上得来终觉浅,当创作者站在高处俯视大地,哪怕描写普通人的戏份再充足,给人的观感都是用力过猛的卖惨、不接地气的悬浮,打着“贴近生活”的旗号,呈现出来的却往往是“空有口号”的讽刺现实。

影视作品应该向下扎根,让普通人被看见、被尊重。我们想看的,是真实的人生百态,是普通人的悲欢、人间的烟火和疾苦,是人性的复杂和善变,不是被过度美化、滤镜厚重的屏幕里一群生活在云端的虚假又造作的人生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  • 友情链接